嫡女很忙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大结局

此刻的明佑宇则在镇国公府与杨加望品茗对弈。

杨加望问道:“令妹都已经嫁人了,你的亲事怎么还不曾定下来?”

明佑宇动了动嘴角,想起胖嘟嘟可爱至今的小侄儿,却仍没有回答。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他理应忘记,不是么?

但是他好像总能找到不忘记的理由。例如她阳光明媚的笑容。例如她清脆悦耳的声音。例如那晚月光下绝美的独舞。落英缤纷,在她身边飘舞着,她犹如画中的仙子一般,美的不像话。他总将心事埋在心底。怕她担忧沈元勋的安危,他不顾阻力与反对,毅然决定出征。沈元勋失踪,他一想到她会如何难过悲伤,便痛不能自抑,险些不顾一切违抗军命,只为了将沈元勋平安寻回来。出征之前,他就告诫自己,回来以后,就应[……]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下落

李世珩的尸体还不曾下葬,冯淑妃便提出要给沈静怡立贞节牌坊。若是立了贞节牌坊,自然沈静怡一辈子都是皇家的媳妇,生是李世珩的人,死是李世珩的鬼,永远不得再嫁。

沈静怡自然是万分不愿的。她孀居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完全可以找个条件不那么好的人家嫁了。她才十四岁,怎么可以就这般无趣的度过她的余生?若是她给大皇子生了一儿半女,或许她还会稍微考虑一下。可是没有任何子嗣,大皇子对她又是这般的糟糕,她如何肯为他守寡一辈子?

沈静怡不肯,安远侯府也是不肯的。沈静怡虽然不过是个庶女,却毕竟也是沈家的女儿。才不过十四岁就要她没儿没女的守寡,当然是太残忍了。况且李世珩的死因又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沈家当然不会[……]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八十一章 解脱

第二日,明佑轩便约见了李世瑜,询问有关沈元勋的事情。

李世瑜也没有隐瞒,坦白的将事实告知:“本王知道他是你的舅兄,又见他年少有为,文武双全,便问他可想加入本王的阵营,为本王效力。这次出征于本王看来是必胜无疑的一场仗,本王便在父皇面前推荐了他,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

明佑轩在昨日与沈元勋的对话里头便知李世瑜早就寻了沈元勋,但亦不过以为沈元勋所言的“出征前夕”是在定下他出征之后的事情,没想到沈元勋的出征亦是李世瑜一手促成的。李世瑜的能力他自然无需怀疑,可是却白白让沈静初担心了这般久,若是沈静初知道是李世瑜推荐的沈元勋,也不知会好气或是好笑。无怪乎李世瑜还瞒了他深入虎穴一事。若是让他知晓[……]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八十章 好戏

沈元勋一行人很快便凯旋而归。皇上龙心大悦,厚赏了几人。而众人的注意力很快从其余的皇上身上转到七皇子身上来。原本低调内敛的七皇子如何获得了皇上的青睐,皇上为何会暗中派他带了一支精兵去前线,他是否有可能成为最新的炙手可热的继承人选,这些都成了众人瞩目的话题。

但是李世瑜仍是一如既往的低调,倒没有任何嚣张炫耀。但朝中的诸位臣子已经明了这位素来低调的皇子的与众不同,很有可能就是皇上一直低调着培养的继承人。

沈元勋凯旋而归,身为妹妹妹夫的沈静初与明佑轩自然要上门一家亲。

一大家子人寒暄过后,沈静初拉着哥哥沈元勋与明佑轩一起在花厅后面的小厅子里说话。

“哥哥,你在前线失踪,可是故意[……]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七十九章 凶手

沈元青来锦苑给宁氏请安,在锦苑坐了一会便腹痛剧烈,昏迷不醒,甚至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如今已是命悬一线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安远侯府。

刘姨娘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几乎昏厥,然后迅速清醒了过来,飞奔至锦苑厉声责问宁氏究竟这是怎么回事。

宁氏只是淡淡道:“青哥儿原是好好的,喝了两杯茶便晕了过去,大夫亦查不出原因,茶水也查不出任何问题,但根据症状,大夫诊断应是中了毒。如今大夫已在全力抢救,青哥儿吉人自有天相,自然会没事的。”

刘姨娘心中一惊,而后便气急败坏道:“青哥儿身子不适,但也不宜叨扰夫人,让夫人沾了晦气,应送青哥儿回自己的院子,婢妾自会好好的照顾。”

宁氏淡淡的睥了刘[……]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七十八章 内鬼

看到这般惊险一幕的宁氏惊的险些闭过气去,幸得一旁的回雪眼疾手快,轻巧的接住了沈元德,而旁边另外两个乳娘赶紧上前抱住了沈元德,另外又有丫鬟上前查看软倒在地上的乳娘的状况。乳娘喊疼的声音,几个丫鬟的安慰声,杂乱的脚步声,宁氏与沈静初询问沈元德状况的声音,沈元德惊天动地的哭声……场面实在混乱不堪。

几个丫鬟七手八脚的将乳娘扶到椅子上安置好,有丫鬟忙去请了大夫,其余几人都围着沈元德以及宁氏。沈静初见沈元德安好,并没有伤到哪里,便松了一口气,随后便严肃的问另外两个乳娘:“你们俩可有觉得身子有哪里不适的?”

两个乳娘连忙摇头。

沈静初又仔细询问了剩余两位乳娘今日三人所食有何不同,乳娘们见[……]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双雕

宁氏看着在乳娘怀中那张熟睡的非常安然舒适的粉嫩的小脸,看着那张小脸,总是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感和幸福感,而如今,她的背脊却开始发凉,心底腾升出一股强烈的后怕。若是自己再大意一些,若不是沈静初心细,想起了沈元青一事,怕是沈元德要被人得逞了!

沈静初让宝音命丫鬟将今日乳娘进食的剩余之物拿至沈静初面前给沈静初一一检查。沈静初自然是打起了十二分情深,小心万分的反复检查了几遍,可是却没发现食物里头有任何的异样之处,味道也没有任何的奇怪。到底是哪里不对了?一切,是否只是她的臆想,其实根本没有人下毒,她却幻想着别人想要加害于沈元德,还是毒药无色无味,她根本分辨不出来?

宁氏见沈静初放下了手中的[……]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箭

宁氏觉得沈元青这个要求提出来有几分古怪,也不知与刘姨娘有没有什么关系,一时半会也不敢答应,免得闹出什么祸根来。她侧过头去看沈静初,用眼神询问着沈静初的意思,沈静初一时半会也摸不准沈元青的意图。但在她看来,沈元青是不会伤害沈元德。她相信沈元青,虽然她心里头也对沈元青忽然提出这般的请求觉得疑惑的很。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宁氏便犹豫着道:“既然如此,那日便是辛苦你了。”

沈元青笑着道:“元青作为哥哥,为德哥儿做一点小事情一点也不辛苦。元青不过是希望德哥儿能平安健康的长大。”

这句话里头仿似话里有话。宁氏听着登时起了几分警戒之心。沈静初也听出些味道来了,她侧身转头去看沈元青,看到他脸上[……]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七十五章 请求

沈弘渊知道了刘姨娘寻了宁氏与沈静初来替沈静岚求当明佑轩的小妾一事,未免有几分雷霆震怒。他去了香苑将刘姨娘狠狠的训了一顿。即便刘姨娘如何的梨花带雨仍是不为所动。训斥完以后,沈弘渊道:“你好好看着岚姐儿,莫要再惹出什么祸端来。至于明世子那里,让她莫要再肖想了,我会让母亲给她尽快安排亲事的。”

虽然沈弘渊让老夫人给沈静岚尽快安排亲事原也是刘姨娘心中所想之事,但不知为何,经过沈弘渊这般说来,总有一种让人不爽的感觉。原本值得庆贺的喜事被沈弘渊这般一说,仿似忽然间索然无味了起来。

刘姨娘想起了高高在上的宁氏,心里头的厌恶憎恨不免又多了几分。都怪宁氏!若不是她,她又如何会被世子爷训斥?如今她已经[……]

Read more

嫡女很忙 第三百七十四章 消息

沈静初展信一看,信的上面只写了两个苍劲有力却简单的字。

安好。

沈静初心中瞬间一喜,却转头疑惑的看着明佑轩。这是谁写给明佑轩的信?她知道这两个字一定是对沈元勋状况的答复,可是那人是谁,又是如何知道沈元勋是“安好”的呢?她确定,一定不会是宁城,难不成是明佑宇?

明佑轩低声道:“原先跟你说了皇上派了七皇子暗中留意此事,却没跟你说,七皇子不仅是暗中留意此事,而是悄悄带了一队精兵去了大邑国与晋国的交界处,在暗中观察大邑国的一举一动,然后伺机而动,却不想让大邑国的人所知,惊动了他们,这样才好一击即中。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封信便是七皇子写的。想必这一切都在七皇子的打算之中,包括舅兄[……]

Read more